头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| 河南广播电视台一线报告:13733156612

您现在的位置:烯尧网络工作室咨询中心_中国道医资讯网 > 问道邪病 >

道教与仙鹤的不解之缘

相信大家肯定都看到过这样一副唯美的画景。清风徐来,白云轻飘,远山绵远,仙鹤轻飞,青翠茂盛的百年松柏树下,几位仙道长者或树下弈棋或怡然品茶,其淡定逍遥态令人堪羡。

  在当时道家仙学文化盛行的时期,道家仙学的后人们把羽人升天的神往也都倾注到鹤的身上,仙鹤飘然飞去,人们也产生了飘飘欲仙之感。从而使仙鹤成了道教仙学的“图腾”也是自然而然的。

  传说中的仙鹤,就是丹顶鹤,它是生活在沼泽或浅水地带的一种大型涉禽,常被人冠以“湿地之神”的美称。人们常把它和松树绘在一起,作为长寿的象征。商时代的墓葬中,就有鹤的形象出现在雕塑中。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钟,鹤体造型的礼器就已出现。

  道教把仙鹤当作步履上苍的使者,将其由自然转向神灵是鹤文化的重大飞跃。

 

  中国人对仙鹤的崇拜,既是超凡的又是兼有人性和人格烙印的。如民间传说《鹤仙子》中,讲述仙鹤守护了百鸟王国的和睦与平安;《扎龙湖与丹顶鹤》中,赞颂仙鹤舍羽化千鸟拯救了困龙并解除了人间的久旱之灾。民间故事《仙鹤斗三魔》、《白鹤与黑龙》、《趵突泉和仙鹤桥》等,都表现了仙鹤驱灾救民,与邪恶势力不懈抗争的品质。历代民间,都把丹顶鹤视为灵秀之物,可以给人类携来福祉瑞气,是顶礼膜拜的仙物。

  在公元25—589年东汉魏晋南北朝期间,道家仙学更是视鹤为神仙的化身而神圣,并渗透了道家仙学的文化之中.

  黄老道学是在东汉兴盛起来,黄老道家已演变成偏重养生修仙的学论。道学逐渐兴盛进而发展为教团组织,由道家发展成为道教,成立教团组织,创始人是1900年前的张道陵(公元34~156年)。张天师自称学道的地方是鹤鸣山,那里有待鹤轩、听鹤亭等建筑。道教著作《云笈七签》记:张天师可以乘坐仙鹤任由往来。

  道教中另有意喻

  仙鹤与仙人相伴,且是仙人的坐骑。《相鹤经》有云:“盖羽族之宗长,仙人之骐骥也。”故有“仙羽”、“仙客”、“仙骥”之谓,传说中的“三乔乘鹤”、“丁令威化鹤”尽与此说相关,而《拾遗记》中“群仙常驾龙乘鹤”的刻画则更为生动。唐代大诗人崔颢的名篇《黄鹤楼》引入了一个美丽的传说:三国时的费文祎到辛氏的酒馆饮酒,辛氏待他宽厚。为了回报辛氏,他在墙上画了一只黄鹤,此后有客人来饮酒,这只黄鹤就从墙上下来舞蹈。为了欣赏黄鹤,来饮酒的人便多了起来,十年后辛氏“家资巨万矣”。一天,费文祎又来到酒馆,吹笛把黄鹤从墙上召下来,乘坐黄鹤飘然而去。辛氏怀念费文祎,遂修建了黄鹤楼……

  历代诸多著名的文人,诗人与画家创作了许多以鹤为题的作品。

  常见鹤与祥云、朝阳、青山、翠柏、宫殿、道士等同时出现,苦心造境的意图就是“仙气弥足”。唐朝诗人描写丹顶鹤的句子尤其繁多,如薛能在《答贾支使寄鹤》中写道:“瑞羽奇姿踉跄形,称为仙驭过青冥”。白居易在《池鹤》中说:“低头乍恐丹砂落,晒翅常疑白雪消”。张贲也有:“渥顶鲜毛品格驯,莎庭闲暇重难群。”的句子。一代“诗仙”李白终生热衷于以“鹤仙”抒怀。他在求仙访道中,写下“缅彼鹤上仙”、“娇女爱飞鹤”、“鹤舞来伊川”等名句,充溢着浪漫之义色彩,同时把仙与鹤自然而然地联系在一起。《西华山陈抟高卧》“惊的那下三山梦鹤翱翔”;《咏龙吟?洞天》“结丹成九彩,飘然驾鹤,却游三岛”《鹤野为述律存道赋》“常为仙人驾,云上乘刚风。”这些佳句更是描写出鹤乃胎化之仙禽,鹤的行踪若梦若幻,鹤常与神者形影相随,鹤的出入环境都是仙境。

  道教仙真乘鹤飞天

  唐代的诗人杜甫在《观李固请司马弟山水图》中说“王乔鹤不群”。而两位诗人所提及这个王乔,其实就是道教中的一位仙人。传说王乔是周灵王的太子晋,《列仙传》说,太子晋喜欢吹笙作凤凰鸣,仙人丘浮公接他上嵩山学道。30年后王乔见柏良说:“告我家,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。”至时,果然乘鹤驻山头,挥手向众人招示,数日乘鹤飞天而去。

丁令威也是道教中的仙人。传说他在灵虚山学道,成仙后化为白鹤飞回故乡,站立在华表上说:“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岁今来归。城郭如旧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”。

  “八仙”中的吕洞宾在终南山鹤岭修道成仙,是鹤的化身,蓝采和成仙驾鹤升天。《云笈七签》说,许多道士成仙时,都会有许多群鹤在空中飞翔。钟离权、吕洞宾、丘处机等仙人道士的诗集名为《鸣鹤余音》。

  道教主张修炼凭生,认为人生经过修行可达神仙境界,可升天和长生不死。即“与天地同休,与日月同寿”。

  道教把鹤认作仙的化身,因而道士也称为羽士,道士的服装称为“鹤氅”,连道士作法时行走的姿态也与鹤步十分相似,陈淏子(鹤)说“鹤雌雄相随,如道步斗”,“仙家召鹤,每焚真香即至。”称道士行走为“云行鹤游”,人们称赞道士为“仙风鹤骨”。在道观中供奉神仙的帐子上都绣着飞翔的鹤,名为“云龙鹤幡”。而道教的高功法师礼经拜时穿的法衣(忏衣)、道教的高功法师做法时穿的法衣(绛衣)都绣有丹顶鹤。道士得道成仙称为“羽化”“驾鹤西归”。

  凭借鹤的长寿和高飞这两个特性,并加以引申,认为鹤既是仙人的坐骑,又是仙人的化身,因而,称之为仙禽、仙骥、仙客、仙子、仙羽、蓬莱羽士。在道教传说中的一些神仙,也都与鹤密切相关,也是自然而然的了。

  道教的仙界是美丽而洁净的世界,道教的神仙是自由而长生的生灵。这些描述的世界又何尝不是俗世中人一生向往的美好世界?